“铁腕监管者”项俊波的反转人生 曾是“铁面审计官”

2017.04.9
分类: 
文章来源于网络

  2014年3月11日,梅地亚新闻中心,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出席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专题记者会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 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查,这是本轮反腐以来,保险监管系统乃至整个金融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。

  4月9日,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,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、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,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。当晚,保监会将项俊波的名字从领导栏撤下。

  从1996年起,项俊波开始在审计、金融系统内任职,并在一些职位上以“铁腕”监管的形象见诸报端。

  “遇到最困难的时候,想起1979年,30年前跟我同岁的22岁,21岁,18岁的战友,都长眠在阵地上以后,现在再有什么问题觉得不是什么很大的困难。”在农行董事长任上,项俊波接受《问答神州》采访时谈道。

  从审计署、人民银行到保监会,这位“铁腕”金融监管者的人生在被组织审查后陷入反转。

  曾是“铁面审计官”

  项俊波的人生经历颇为丰富。据公开报道,1957年出生的项俊波,早年曾参军入伍,奔赴过老山前线。在战争结束后,项俊波有机会被推荐到军校深造,但他选择参加刚恢复不久的高考,并报考了中国人民大学财经系。

  审计系统是项俊波进入金融监管的重要一站。资料显示,项俊波在1993年出任南京审计学院副院长,自1996年进入审计署体系,从审计署管理指导司副司长一路升至副审计长。

  1999年,天津蓟县国税局被举报在税收征管工作中存在严重问题,项俊波带领工作组进驻蓟县展开审计工作。但由于案件牵涉极广,工作人员遭到了当时国税局局长的阻挠。

  据报道,对方的恐吓电话直接打到了项俊波在天津的家中,当时只有年幼的女儿在家。歹徒威胁说:“你们这么干下去,没什么好处,小心点!”然而,项俊波却震慑住了对方:“告诉你,我参过军,打过仗,负过伤。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!什么我没见过?”

  最终,蓟县国税局虚开增值税发票、侵吞中央税款的犯罪事实不断浮现,涉案人员受到查处。而在审计风暴中参与的这一大案,也让项俊波在日后的媒体报道中时常被贴上“铁面”审计官的标签。

  根据中国作家网公布的信息,项俊波笔名“纯钢”,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还著有电视剧剧本《紫剑传奇》、《曾国藩》等。

  在结束审计系统多年的任职经历后,项俊波随后又辗转银行、保险等领域。保监会官网资料显示,项俊波历任过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,中国农业银行行长、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而监察审计、控制风险方面的经验和能力,也随着职务调动常被媒体提及。

  2003年,中银香港爆出腐败丑闻,在2004年调任人民银行副行长时,便有声音称项俊波任职可加强金融系统自身风险防范,防止银行业内部腐败的蔓延。

  凤凰《问答神州》也曾刊登对时任农业银行董事长项俊波的专访。2007年,农行发生邯郸金库案,项俊波在三月后赴任农行,进行基层考察。项俊波称,当时组建将近一千人的审计队伍,同时对五个省份进行地毯式审计。“请外面的一些咨询单位,化妆成顾客,专门去刁难你,就是存钱,取钱或者甚至跟你找茬收拾你,看你的服务态度,让他们来打分。”

  激增的保费与“失控”的险资

  2011年10月,项俊波被调任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、党委书记。

  任职保监会主席之初,不乏有项俊波将“铁腕整治”带到保险行业的声音。据报道,项俊波从农行董事长转任保监会主席之时,保险业正告别高速发展的时代,陷入瓶颈期。

  数据显示,2012年全行业保费收入1.55万亿元,增速为8%。项俊波称,这是保费增长速度首次降至个位数,与近20年来超过20%的平均增速形成了明显反差。他同时表示,2013年可能是保险业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。

  面对这一趋势,2011年,项俊波确立“放开前端、管住后端”的监管思路。次年6月初,保监会下发13项保险投资新政的征求意见稿,涉及股指期货、金融衍生品等众多领域,并为险企投资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详细解释新政规则。2013年,项俊波在《财新》采访时表示,“实行过去的资金运用监管模式,对防范保险资金运用风险有一定作用,但行业可能因此被管死,相比而言这是更大的风险。推进资金运用机制的市场化改革,对保险业来说是从根子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,改比不改要好,早改比晚改要好,大改比小改要好。”

  除了放开保险资金运用之外,近年保险公司审批的速度也有加快的趋势。从2013年开始,保监会“放行”保险公司筹建的速度逐年抬升,2013年至2016年,保监会每年批准新设立的保险公司和保险资管公司数量分别为6家、11家、13家和20家。

  这一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保险市场发展,但另一方面也为保险资金此后的“失控”埋下隐患。

  在项俊波任职保监会期间,保险业规模保费再现快速增长的局面。保监会数据显示,2016年,全国保费收入从2011年的1.4万亿元增长到3.1万亿元,年均增长16.8%。

  而在此期间,以投资驱动负债的模式,不少中小型险企“崛起”,借助诸如万能险等在内的中短存续期产品狂揽保费,再用保费大肆举牌,控股上市公司。这也引发继销售误导之后,外界对保险业的又一轮质疑。

  项俊波曾在2016年两会上表示,“股东不能把保险公司作为‘提款机’”。

  为了减少风波影响,2016年以来,保监会先后出台包括降低保险机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、将险企权益类投资上限降至“救市前”20%的投资比例等政策在内的“监管风暴”,项俊波也对外表示“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,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。”

  称自己是“保险最大的推销员”

  “口才好”是一些接触过项俊波的人士对他的印象。而除了对保险市场风险的治理,项俊波多次在公开场合为保险行业形象声援,并出台了一些细化的措施。

  “到保险业快三年了,走一处讲解一处,我成为了保险最大的推销员。政府和市场对保险的了解还是太少。”项俊波曾在2014年保险业发展年会上表示。

  据媒体报道,项俊波到任保监会之初,就曾指出,保险业的社会形象存在着“消费者不认同,从业人员不认同以及社会不认同”的问题。2015年,项俊波曾在复旦大学校庆系列活动中做公开演讲,并提及自己接到保险推销电话的经历。

  “我也接到过保险公司的推销电话。我在电话里说,你就别打啦,我可是保监会的。可是小姑娘很敬业很坚持,在电话里继续问:您是保监会的哪一位领导啊?”项俊波彼时表示,保险行业形象确实有问题,但是其实,保险不是大家说的那个样子的。

  在2016年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,被问到保险电话骚扰的问题,项俊波表示,“有,但现在很少,现在是你打可以,但你要说你是卖保险的,人家把电话挂了你就不能再打了,如果有人投诉你就要查你公司。”

  2013年7月,全国保险公众宣传日仪式启动,项俊波在会上表示,“从今年开始,我们将在每年的7月8日,开展全国性的保险公众宣传活动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在每年的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注意到,项俊波曾多次公开回应过媒体热点问题。

  2013年保险监管工作会议前夕,保监会颁布了《保险销售从业人员监管办法》,提出从当年7月1日起,跨区销售保险须大专以上学历。《办法》印发后,有媒体曾提及“低学历业务标兵”如何安置的问题,项俊波随后在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专门表示,称学历“一刀切”系误读。此后,对险资投资创业板等问题,项俊波也公开作出过回应。

  项俊波还曾就保险业的形象问题专门提醒过下级监管部门,2013年,上海泛鑫保险公司的美女高管陈怡携款外逃,在次年的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,项俊波即向下级监管部门负责人提出,“(外界)一说到美女高管,花边新闻就出来了……各地监管部门一定要敏感。”

  在此次被查前三天,2017年4月6日,项俊波还以保监会主席的身份,出席了中国保监会与中国地震局战略合作协议签订仪式。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在外界面前“展现”自己及保险业的形象。

  【项俊波“语录”】

  ●这几年,少数公司进入保险业后,在经营中漠视行业规矩、无视金融规律、规避保险监管,将保险作为低成本的融资工具,以高风险方式做大业务规模,实现资产迅速膨胀,完全偏离保险保障的主业,蜕变成人皆侧目的“暴发户”、“野蛮人”。

  ●要让那些真正想做保险的人来做保险,决不能让公司成为大股东的融资平台和“提款机”,特别是要在产融结合中筑牢风险隔离墙。

  ●目前国内保险公司参股或控股银行、证券、基金等非保险金融机构的案例越来越多,综合经营的范围不断扩展,业务和风险结构趋于复杂,关联交易增多,风险交叉传递的可能性加大。

  ●始终坚持“保险业姓保”,推动保险业实现跨越式发展。始终牢记“保监会姓监”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。

  新京报记者 陈鹏 实习生 林红

评论 (0)
CAPTCHA
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or not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