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最受人尊崇的树木【十一特辑】

2016.10.1

  世上有两棵最受人尊重的树木,一棵是菩提树,另一棵也是菩提树。这两棵菩提树是嫡系亲属,一棵在印度菩提伽耶(Buddha-gaya)的大菩提寺,因佛陀在树下得成正觉,所以被世人称为菩提树;另一棵在斯里兰卡的阿努拉德普勒,系印度阿育王时期,从菩提伽耶的菩提树上折枝移植而来。

走进这道门就是圣菩提树

  我从斯里兰卡的海滨小城尼甘布(Negombo)出发,驱车往北,约五六小时,抵达阿努拉德普勒(Anuradhapura)。古城位于阿鲁维(Aruvi)河畔,已有2500年历史,于公元前380年成为斯里兰卡首都。此后1000余年,都是斯里兰卡王权的所在地。如今,城市有些没落,人烟稀少,商业凋蔽。时间预算不宽裕的游客多数懒得涉足,只有与佛家结缘的人才会来到这里。新城无所观,旧城现被辟为考古园地,一些破败的佛教遗迹散落在各处。

侧门,身着白衣的本地信徒

  摩诃菩提树就位于老城中,当地人称圣菩提树或大菩提树。斯里(Sri)将我带到园门前,他便去买香火,我自脱鞋进入。斯里是尼甘布人,我包车的司机,年纪不过二十来岁,却蓄着一部络腮胡子。我曾问他有关“泰米尔猛虎组织”的事情,他再三保证,斯里兰卡现在是和平的,很安全,放心旅行。

  一月的阿努拉德普勒,天气炎热,地面滚烫。赤脚迈步,刚踩下去,忍不住又蹦起来,我这才领会到什么叫“热锅上的蚂蚁”。只好避开水泥路面,踩在有草的地方,以防脚掌成为“铁板烧”。佛国总有让人感动的风俗,路边有洁净的公用自来水塔,免费供香客们洗浴饮用。我去过缅甸,路边树旁,也有当地人摆放的水罐儿,供行客随意饮用。

这几枝才是嫡系

  进入园子,中央有座高于地面的白色平台,沿阶梯上去,巨大的圣菩提树扑入视野。但见冠盖如云,虬枝斜逸,树叶婆娑,真所谓“独树成林”者也,甚至整个高台都被菩提树覆盖。延伸的枝干蜿蜒如龙,悬垂欲落,管理人员支起金黄色的架子,以防折断。当地人称,这几根用金属架支撑的树干,才是真正来自印度菩提伽耶的血脉。

  所谓“菩提”,梵文意为“觉悟、智慧”,有豁然开朗、顿悟的意思。菩提树又名思维树、黄桷树、毕钵罗树(Pippala),桑科榕属常绿乔木。要说外貌形状,与珠江两岸的古榕无异。其实,信奉原始自然宗教的许多民族,也将榕树当成神灵,比如西南地区的傣族和佤族,视村寨周围的成片的老榕树为“神林”。

被大人拖着的孩子,有些害羞

  佛祖当年离开故国,来到东印度,在尼连禅河畔苦修六年,没有悟出解脱之道。他已精疲力竭、形容枯槁,便放弃苦行,到河中洗去泥垢,接受了牧羊女奉献的牛奶粥。此日即为“腊月八”,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,我们喝“腊八粥”以念其事。

  随后,他来到毕钵罗树下,铺上吉祥草,盘腿向东而坐,发誓如果还不能获得大彻大悟就终身不起。他冥思苦想,战胜各种诱惑,禅定七日七夜,终于大彻大悟,得成正觉,所以世人将毕钵罗树称为菩提树。

正门,相对完整的菩提树

  不知什么时候,斯里悄没声息地跟在我身后,手中拿着香烛,每走几步就供奉一番。他是僧伽罗人,虔诚的佛教徒。碰到寺庙,都要进去朝拜,扔几块硬币才算安心。斯里兰卡的宗教比较复杂,大多数人信仰佛教,其次印度教、天主教、伊斯兰。大抵因为佛教脱胎于印度教,如今斯里兰卡的佛教寺庙里,通常能看到印度教神祗,尤以湿婆神与象头神最为常见。

  佛祖在菩提树下悟到了什么呢?就是“四圣谛、八正道和十二因缘”。他找到了人类痛苦的根源,并道出相应的解决之道。因缘变化无常而引起痛苦,在“无明”状态中轮回于痛苦而不能自拔,即“四圣谛”和“十二因缘”。而“八正道”则可以摆脱“无明”,从而达到涅槃的境界。当然,这是后人总结出来的,如来最初所悟之道,未必如此系统。

孩子,笑逐颜开

  约三百年后,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(Asoka)皈依佛门,佛教步入鼎盛时期。他派儿子摩哂陀(Mahendra)来斯里兰卡传教,是为南传上座部佛教的起源。不久又打发女儿僧伽密多(Theri Sangamitta)将菩提树的分枝移植到斯里兰卡首都阿努拉德普勒,因此这棵菩提树是佛祖打坐的那棵的直系亲属,自然倍受尊崇。19世纪,英国人康宁汉姆(Jared Cunningham)在印度菩提伽耶考古发掘时,见原来的老菩提树已经倒卧枯死,便又从斯里兰卡折枝移植过去,现在菩提伽耶的菩提树为第四代。

  一个鸽子飞过来,在树下左顾右盼,甚而迈着幽雅的步伐,觅起食来。佛祖脚下的生灵,受到教化,也许看穿了世事,不再纠结于生老病死,是以丝毫不怕人。

虔诚的当地信徒仰望菩提树

  其实,佛祖打坐原址的菩提树也不知道被毁过多少次,斯里兰卡的这株便成了维系佛祖渊源的“血脉”。时至今日,印度佛教圣地所植的菩提树,包括佛祖打坐原址菩提迦耶的圣菩提树,全部由斯里兰卡的菩提树嫁接而来。

  佛教自印度南传,斯里兰卡人将其发扬光大,同时制订法律,禁止砍伐或伤害菩提树。据说,从印度带来的那株树苗已经枯死,但从该树苗长出的菩提树枝繁叶茂,从而折枝移栽到各地寺庙,甚至中国的也有来自斯里兰卡的圣菩提树后裔。

夫妻俩,佛祖脚下

  与别处不同,斯里兰卡人礼佛时要身着白衣。信徒除供香烛,还会献上万寿菊,双手合十,闭眼冥想。让人想起汉传佛教中耳熟能详的偈语“菩提本无树”,其间的玄机,世人解读了千余年。不过我总觉得似是而非,不过是脑海中瞬间闪现出来的意象,所谓灵光乍现者也,他人又如何解读得清?相对而言,“身是菩提树”容易理解,方便说教。

  两千多年过去了,这棵菩提树就是“大彻大悟”的象征,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朝拜,尽享人间烟火。如我这般算不上虔诚的旅行者,也要恭敬地绕树三匝,行注目礼。然而,我在树下捡到一片心形的菩提树叶子,上面布满斑点,细数居然有13个,恰对我的生日,便小心夹到随身所带书里。

斯里兰卡风格的佛塔

  斯里来了,他已经烧完了手头的香烛,提示去参观附近的佛塔,我们便又蹦又跳地出门。路边有卖金色椰子的小摊点儿,一只约合人民币两元。斯里兰卡的物价与中国差不多,唯有这满街的椰子比较便宜。先取一小孔,待喝完椰汁,再剖成两半,用顶端最坚硬的部分挖椰肉吃,是以最为划算。

分类: 
内容来源: 
文章来源于网络
评论 (0)
CAPTCHA
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or not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.